第一PaRt


有人说世界上充满着奇奇怪怪的事情,而,这些事不断的循环的在这地球的表面持续发生,如果你真的有够幸运的话,那它就会发生在你的身上了,让你的生活从此过得不平凡,所谓的不平凡不是只是纯粹和别人有不一样,如果你要一个例子的话,毛毛就是那位例子啦,从一个平凡不过的一位学生妹,遇上了一只猫仙,而,那猫仙就让毛毛的生活变得神奇起来了,“我叫累离!”,老师微微笑着回答着我的问题说着,什么??,我傻了眼,手上的彩色盘连同水彩笔一同跌再地上,可是,当时我没有发觉到,只是很不可思议地望着老师,怎么可能啊!累离不是已经死了吗?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,离谱的是累离竟然变成了人类而且还是我的画画老师,我现在的心情就像被捏得一团乱,情绪起伏大得不得了,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开心,伤心,还是感动等等的,总知很乱就对了,一旁的老师看到我怎么突然间发起呆来了,用自己的手在我那漂浮的眼神中摇晃了几下,“毛毛!毛毛!你没事吧!”,老师这么一说,我才慢慢的从混乱中爬了出来,我假装咳了咳两声,“没事!没事!”,老师过后还起了疑惑,眉毛挤成一团的向我问到,“为什么刚才我提起我名字的时候,你就呆着了?”听累离这么一说,他好像不记得了,为了确定他是不是真的累离,我过后便问了他一个问题,“你不记得那个后山的猫尾草了吗?”,老师的脸更加几分疑惑感,老师抓了抓头发,仔细用脑想了想,可是,什么也没有,“什么后山??什么猫尾草??我根本就没有听过看过!”,听老师这么一说,我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太多心了,“老师!那么你的名字呢?为什么叫累离呢?”,我究根问底地问着,也只想把事情搞个水落石出,“我的名字哦!我也忘记了他真正是真么得来的,好像是朋友帮我取的一个错号吧!”,这么一个朋友取的回答,我顿时感觉到几分失落,或许是老师的错号只是碰巧跟累离一样名字,就只是纯粹的巧合,累离都已经消失了那么久了,确定了他不是那个曾经出现在我生命里的累离,可是我怎么好像无法把他忘记掉,怎么会这样,然后,现在又出现另一个累离,一个人类版本的累离,把我带进一个不一样的世界,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玩弄我啦,画到一半的我,扬起了头望着天上一片片的蓝色云朵,不由自主地‘唉’叹了一口气,前面坐着的男生无奈的忘着我,“小姐!你可不可以赶快帮我画好啦!我这样坐着不动,我的身体会很累的”,被前面的男生这样一叫,我才醒了过来,“不好意思!不好意思”,我尴尬了起来,马上静静地快快地继续帮他画着,然而旁边那可恶的累离老师就在那儿笑着我,害得我变得更搝了......
“谢谢你!一共是二十!”,那男生从我的手中拿过画后,很专注了看了好几分钟,作为卖家的我们只好拿出好几分的耐心,等买家欣赏完了后才跟买家收费啦,有一句话说得也蛮对的,那就是,正在专心的男人最帅最好看,我看着那男生专注的眼神,我自己也陶醉了几分在他的身上,专注有神的瞳孔,心思细腻的表情,“小姐!你好像忘了我们之前谈过的协议,你忘记写上了自己手机号码和名字了!”,可是,另一句话也说得很对,男人的本性真是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啊,我在图画上随便乱写了一个不知名的号码和自己的名字,名字写的是毛毛,可是,他不知道那电话号码是假的,哪会有人才相识就马上给人家自己的手机号码的呢,那男生结果看看了看,“毛毛!好可爱的名字!”说了这句话,那男生就想转身就走,我连忙抓着他的手,“先生!你还没有付费啊!”,那男生转身望着我的眼睛,那深邃的眼神让我停顿了好几秒钟,他的眼神中好像释放了什么化学成分似的,既然能让我的心跳跳得那么快,我的频率好像慢慢随着他的气息胡乱漂浮着,“小姐!你不放手!我要怎么拿钱给你啊!”,“哦”了一声,连忙放开他的手,接过二十块后,马上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收拾道具,偷偷望了望四周的动静,发现他已走远了,我才松了口气,旁边的累离老师就好像刚看过无需付费的一场爱情喜剧似的,在一旁笑得乱七八糟,我也无奈的瞪着他,“累离老师!你有完没完啊!”,他继续笑了几声,然后就恢复他的安静,“刚刚你真的给了他你自己的手机号码哦?”,我对着老师比了个peace的手势,累离老师直接睁大眼睛望着我,我大声笑了三声,然后双指合起,左右地摇晃了几下,意识着No...no...no...的意思,刚被我耍弄完的累离老师,一脸不服气的继续画着自己的画,“我不是那么随便的女生啦!拜托!”,一旁的累离老师听过这一句话后,连忙做出杀伤力高强的反击,“你确定吗?可是,我刚才好像看到,有人被男生电到了,还死抓着人家的手不放呢!”,我听过累离这么一说,真是气死我了,“哪里有啊!你别瞎说啊!”,一招未完,一招又来,“是吗?你还真的会掩饰啊!”,这种刀光剑影的对话,我快承受不了了,我拿了手上的水彩笔,沾了沾红色的染料,一口气向累离老师的脸撒了过去,把累离的脸撒得像钟无艳似的,“你既然来这套!”,累离说完过后,也拿作了同样的动作,两人撒来撒去,全身颜料,红色,绿色,蓝色一大堆颜色的参杂,最后,两人还追来追去了起来,打打闹闹了度过整个下午......
过后,我和老师到了一间很可爱的雪糕屋,那间雪糕屋的名字还蛮可爱的叫什么利利大雪糕的,我在到之前有问过累离,为什么一定要来这家名字奇怪到不行的雪糕屋吃雪糕,而且,还离我们画画的海边好远,然后,他只答了一句很吊的话,‘因为那间雪糕屋够远’,我听完后简直好想大大力地把他的头敲一把,可是,因为,他正在驾驶的关系,我决定不那么做,因为,我不想明天早晨报纸的头条是一男一女在开往xx的道路上出了车祸身亡,去那里的车程左右需要3o分钟,累离的车子坐得还满舒服的,名贵的车啊,果然是有所不同,过了29分钟,我和累离也终于站在那间什么利利大雪糕的雪糕屋前面,店长是一位长得不错的女生,她用了很客气及很礼貌的口气向我们问了个好,我还有一点没能适应过来,因为,刚刚在车上才领教过累离的欠打行说话方式,现在,又要面对很礼貌行的雪糕屋店长,还真的有很不平衡的感觉,“小姐下午好!我是这里的店长叫小利!请问你要点什么吗?这里是menu!”,我把menu很快地一眼看过,然后,点了一个奇异果口味的雪糕,然后,再望望坐在一旁的按着手机的累离,就帮他随便点了一个巧克力雪糕,“给我一个奇异果雪糕和巧克力雪糕吧!”,“好的!那你先去找个位子坐着吧!待会,我们会送过去的!”,我走了过去累离的那桌,随便选了个位子坐下,“老师!我不知道你要吃些什口味的!我就帮你随便叫个巧克力口味的!”,“你可以不要一直叫我老师吗?我都跟你说了我的名字了!你就直接叫我累离好啦!”,“哦!”,我现在知道为什么累离为什么会喜欢来这间雪糕屋了,因为,他们的效率真的是一个字“快”,我才坐下来不到一分钟,雪糕就送来了,可是,“小利店长!这好像不是我点的雪糕啊!”,累离把手机放到一旁,然后,看着我,“毛毛!我可是这里的常客耶!店长当然知道我的口味啦!”,累离刚说完就很快地拿起雪糕吃了起来,我现在知道了,累离喜欢吃的是什么口味,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口味,薄荷口味的雪糕,跟他本人一样怪到不行,我向小利店长笑了笑,就马上开动了,吃过第一口后,我就知道累离喜欢到这里吃雪糕的第二个理由了,因为,这里的雪糕真的是好吃到不行,才放进口,雪糕就马上溶化了,那种滋味是一种幸福的滋味,过后,小利店长还拿了个超大杯的饮料放在我们面前,饮料还插着两只粉色的吸管,我和累离好奇了起来,疑惑了对望了对方一眼,然后,我们又望着小利店长一眼,很巧合个很同声同气的说到,“店长!这是什么意思?”,小利店长微微笑了笑,“难道我还有其他的意思吗?这是我们这里的热门饮料,它叫爱她/他就要抓着她/他,”,第二个巧合又再次发生了,我和累离又再次同时间说出同样的话,“我们那可能是情侣啦!绝对不可能!”,说完后,我还特意瞪了累离一眼,一旁的小利店长脸上的笑容更添加了几分笑色,然后,拍了我们两个的肩膀两下“否认是一种罪过!你看你们身上同时都染上了颜料,说话默契十足,偶尔,还会变冤家吵个不停,旁人看了不用猜都知道你们是情侣,是一对的嘛!”说完,小利店长马上掉头就走,毫不给我解释的机会,被小利店长这么一说,我们过后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静静地吃着自己的冰淇淋,偶尔,在他看着四周的风景时,偷看累离两眼,看看他有些什么反应,至于,那杯臭屁饮料叫什么爱她/他就要抓着他/她的,我们一口也没喝过,把他想象成毒酒似的,完美无缺地摆放着,动也没动过,直到我发现自己离去阿 PiT家的时间差不多了,我才从背包里抽出一叠便利贴拉出一张,在上面写着(我要回家了!快送我回去我放车子的地方),然后,假装站起来要上洗手间,然后,特意经过累离的旁边,一个有力毫不留情地把便利贴贴在累离的额头上,他的头也很大力地退后了两下,在他转头瞪着我的时候,我做了一个很吊的姿势,洋洋得意地望着他然后吐了吐舌头,把他气得半命,我则在厕所哈哈大笑了起来,我和累离再那里待了差不多个半小时,我们就离开了,在车上我就一直被他玩弄着,我也只好乖乖听命,毕竟我也想回家的,直到在下车前,我知道我的报仇时间到了,我狠狠得踢了他的脚一把,然后,逃之夭夭,hehehe......
晚上八点十五分,外头的天气冷冷的,应该是下着雨的关系吧,阿PiT家的冷气我们也把它稍微调得暖了一些,客厅小小张的茶座上摆满了一大堆的美食,每个人流着口水望着食物,小肥...我...阿PiT没有一个是例外的,三姐妹耐力最差劲的你猜一猜是谁呢?......我举了手,那就是我了,“到底可以开动了没有!我快不行了!”,一旁的小肥推了我的头一把,轻轻摇着头看着我,“你乱说什么屁话啦!”,就在我跟小肥对话的同时,一旁的阿PiT却偷吃了意大利面起来,一口口,大大口吃着,小肥马上用手指着阿PiT说到“你犯规!”,说完又换他自己也吃了起来,我看了马上也不输阵马上开动了,三人狼吞虎咽完全失了形象的吃着一盘盘的食物,吃到一半还会互相抢食物起来,那个是我的,这个是我的,用着叉汤匙抢了起来,一场比battle los angeles 还要来得恐怖的战争,哈哈...很快的食物也很快地被我们一扫而空,剩下的只是一些食物的残渣和一些空盘,阿PiT站了起来,把一大堆的盘盘碗碗叉叉匙匙收了收,全数拿进厨房清洗,我和小肥则被挡在了客厅阻止进入厨房,留在客厅里聊着,“今天你有一点不一样哦!”,我有几分疑惑,“什么不一样哦!每天都是这样的啊!”,小肥摇了摇头,“我们已经是那么就的朋友了!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!你交了新男友?”,唉!我今天真的有够走霉运的了,一整天都在被身边的人认为我有男朋友,这件事情明明就不存在的,搞得我头疼的半命,都是那个死累离害的,把我害得整个人怪怪的,还有那个陌生男子,干嘛莫名其妙乱放电,放电??我到底在想什么啦!“屁啦!我没有男朋友啦!你别瞎猜了!”,我提高了几分音调回答着,可以感觉到,一旁的小肥依然没有放出任何相信我的气息,瞪着我,“陈毛毛!你骗不了我的!快给我从实招来!”,我快晕了,有谁能救救我啊,老天我是无辜的,你别这样玩弄我啦!“不信就算”,阿Pit终于清洗完了走了出来,坐了下来,“你们在聊些什么阿?”,“我们在聊陈毛毛正在走桃花运!她有男友了!”,“阿PiT你别听小肥乱说”,我连忙跳出来为自己解释,为自己辩护着,好让他们打消继续追问这白痴无趣的问题,可是,我这招却用错了,而且,还提升了他们的兴趣,她们俩那邪气的眼神打量了我一下,一同说到“陈毛毛!你再不说!我们就要用重刑逼供了哦!”,“老天啊!救救我啊!”......

猫尾草的脆弱·开写前

有读者说...

我总是很罗嗦...
总爱写一大堆...
害得他们得抽出更多的时间来读我的罗嗦...
不好意思咯...
因为...
我真的有好多东西要跟大家说...
要谢谢我忠实的读者...
没有你们没有我...
你以为你在领金马影帝奖么!(不说话·男孩)
死不说话男孩,给我安静...
然后...
就这样吧...
^_^

猫尾草的脆弱·预告片(Trailer)

video